选书网 > 猫偷走了表白信 > 第017章 有的人就像是流浪猫

第017章 有的人就像是流浪猫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车门打开的瞬间,姜意和懊恼不已,看见施野站在妹妹面前,他愈发恼得不行。

    最了解男人的是男人,一个眼神,彼此就清楚对方的用意。

    姜既好被两个大块头男人夹在中间,他们说话极快,一句未听清。

    不知怎么地,两位赌气似的回到各自车内,一前一后同一方向离开。

    就那么干脆果断得离开。

    姜既好独自原地迷茫,本以为俩会打一架,至少也得吵几句吧。

    关键是两人跟说好似的,居然都关机了!

    额……这是闹得哪一出?

    再见施野是第二天晚上九点半。

    姜既好同陈若兮在小区外街边小摊上吃了些烤串,一出电梯就发现施野站在自家门口。

    他说:那个女生是自己大学同学,一只耳朵天生失聪。

    女孩叫陶枝,父母为还债远在他乡长期打工。

    她放弃考研,带着老家唯一的家人奶奶在这个繁华又陌生的地方谋生,同时也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替父母还清债务。

    后话施野没说,他同情陶枝,他也知道被同情是什么滋味。

    很多时候,小小的伤口被揭开后,足够的时间才能够让整个人回到想要的状态。

    姜既好明白施野面上严肃身后的含义,她继续认真得听。

    听他们大学时期发生的趣事,听他最后反反复复说:

    没有办法,有的孩子就像是流浪猫、流浪狗,但他们不需要同情,偶尔的照顾和关心,他们感激不尽。

    末了,他冲着姜既好笑。

    她也笑,笑着笑着,楼道传来了小猫咪的奶叫声。

    一只满月的奶牛猫幼崽,身体和耳内都很干净,粉色肉垫,小尾巴就剩半截,伤口未完全结痂。

    不用说话,两人对视后立即送小猫去最近的宠物医院。

    小家伙儿除了尾巴有伤,并无其他大碍。

    医生建议小猫咪留院观察一天,若是到时候检查正常,就可以接回家正常饲养。

    姜既好同意,施野也不反对,缴费后,两人待到宠物医院下班才离开。

    不幸之中万幸,小猫咪确实没有其他问题。

    出院当天,姜既好询问施野:大福这个名字如何,寓意是福气满满的长大。

    “你以后就叫大福啦。”

    从此后,本不爱拍照的姜既好,每天对准大福咔嚓拍不停。

    朋友圈,头像还是昵称都变得和大福有关,与施野也有关。

    陆珂珂和陈若兮有空凑到一起,分析此事总有哪儿不对劲的地方。

    用情侣头像,一起回家,一起吃饭,一起去本市最大的图书馆……这些难道不是正常的交往中男女所有的浪漫?

    迟迟不官宣告召天下,他们是在等地球撞火星吗?

    陈若兮翘着二郎腿,左手端着特大杯紫薯麦麦拿铁,听陆珂珂说施野的不是,瞥见姜既好走过来,暗暗打手势警告。

    “咳咳咳咳!”

    陆珂珂还不明所以反问陈若兮怎么突然咳嗽。

    姜既好坐在陆珂珂对面,从购物袋里面拿出三件猫咪小衣服展示。

    “好好你最近真是中了猫的毒,我爸妈还以为你未婚先育,生的孩子叫大福呢,我差点笑晕过去。”

    别说陆珂珂父母,姜既好亲生父母也以为呢。

    “不说猫,既好,你什么时候跟我们一起去健身。”

    陆珂珂点头如捣蒜,为了减肥,她一口气给自己还有陈若兮和姜既好都充值会员,要健身,好姐妹们一起才有意思。

    “下周周末可以吗?”

    陈、陆一致同意。

    接下来姜既好想去施野同学小店买点东西,发现两位好友脸色复杂,倒也没有问,三人一同前往。

    小店一如既往清静,灯光依旧闪烁如星。

    只不过姜既好前脚刚踏进去,发现老板娘和老太神情不悦,硬着头皮绕货架看了几遍。

    与此同时,陈、陆二人就站在老太身边一动不动。

    “可以帮我结账吗?”

    陶枝仅仅只是瞥了眼姜既好,伸手接过深紫色购物篮,开始算账。

    “一共是三百六十五元。”

    “好的。”

    姜既好扫好付款码,帮忙陶枝将物品装袋。

    “小姐姐,你不用特意为了照顾我生意买这么多不需要的东西。”

    “我们做点小生意,赚一点小钱,不敢得罪人,更不敢惹事。”

    “并不是,你误会了,我的学生很喜欢你店里的东西,我是为他们买的。”

    “你后面的话我没听明白,中间应该有误会。”

    “哦,是吗?”

    陆珂珂听那不屑一顾,不知好歹的语气,火一下子就蹭蹭蹭冒上来,推开陈若兮挡住自己得手。

    “我也是服了你这种老板,做生意不明白和气生财吗?上次你赶我们走,这次又在这里阴阳怪气我朋友,你……”

    话未说来,老太连续几声叫喊,好似有人专门欺负她这位老人。

    随后叫喊变成惨叫,左右邻居来观战。

    陆珂珂整个人傻掉。

    若不是亲眼看见,姜既好不会觉得陶枝的奶奶会是哪种无理取闹的老人,而且固执。

    不听道理,哭天喊地说她们仨欺负自己的孙女。

    若不是陶枝本人出面制止,这场莫名其妙的纠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不管姜既好怎么想,反正陆珂珂打死也不光顾那家店,她这会儿一肚子窝囊气,得找个地方泄愤。

    “你们两个必须陪我去健身房。”

    陈若兮第一次来高档健身房,浑身都不太自在。

    姜既好对运动打小就不感兴趣,为了让陆珂珂消气勉为其难上跑步机。

    “我约好的私人教练待会儿就来,你们俩别趁着教练帮我纠正动作的时候跑了啊。”

    姜既好立即打消此念头。

    “喂喂喂,你们别吃啦,来介绍一下,这位李教练以后也是你们的私人教练。”

    陈若兮下巴差点惊掉了。

    谁会想到李舒梵被开除之后就变成私人健身教练了呢。

    世界又那么小,还这么碰到了。

    “不对啊,你们怎么是这个反应?”

    李舒梵也着实没想到自己准备追求的对象朋友竟是曾经同事。

    陈若兮见老同事眼神飘忽,神情不定,尤其是指导陆珂珂的时候样子,她大概猜到怎么回事。

    “珂珂,你一个人来健身多久了?”

    陆珂珂坐在瑜伽球上掰指头开始数。

    “有半个月啦,是不是李舒梵?”

    刚才还教练前,教练后,现在直呼全名,口吻暧昧。

    姜既好开始留心观察陆珂珂看李舒梵的神情。

    “也不算很久呀,我怎么感觉你们两认识挺久了。哦,对了,珂珂你知道李教练之前是干什么的吗?”

    陈若兮紧接着说:

    “他是我和既好的同事,明德三中的体育老师,因为骚扰跟踪,以及群殴情敌被校方开除。”

    陆珂珂脸上挂满问好,半个月之内认识的李舒梵,行走的荷尔蒙、长得比美女还美的贵公子。

    想不想啊,想不到,她冲着李舒梵呲牙。

    “看来今天训练要到此为止了,不好意思,明天我会给你介绍一位新的教练。”

    李舒梵想要逃离尴尬之地,推门却是撞进了施野的怀抱。

    “原来小助理下班跑来这里兼、职了。”

    李舒梵奉父亲大人命令屈身跑到施野公司面试。

    施野得知后,特意给他设立了一个职位——无关紧要透明助理。

    “不关你的事。”

    施野挑逗性上扬嘴角,故意挡住门。

    “跟着我好好干,争取早日出人头地!”

    李舒梵知施野讽刺自己,咬牙切齿使出浑身力气撞开他,速速跑远。

    陆珂珂心里的火还未消散尽,见着施野,指着他鼻子一顿骂。

    陈若兮赶紧出来打圆场。

    “不早啦,我明天上早自习呢,陆珂珂我们该回去了哈。”

    施野双手放在方向盘,扭头盯着姜既好也不说话。

    姜既好把自己所知以及发生的事一字不漏告诉施野。

    “里面肯定有误会。陶枝和她奶奶都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姜既好歪过头,“我们不像你那么了解陶枝,哪里会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呢?”

    “还有你为什么会和林灵约会?”

    施野把手轻放在姜既好头上,笑着说:

    “问题十有八九出现在林灵那里,我约谁都不会跟她约会。”

    姜既好摇晃头,两手推开那只手。

    “你想约谁呢?方便告诉我吗?”

    “不方便。”

    施野确定姜既好在生气,还在吃醋,笑出声。

    “我们回家吧。”

    一路上,姜既好撅起的小嘴巴跟个勾子似的。

    施野看一眼就想笑,但不敢再笑出声。

    手机来电铃声打破了安静。

    姜既好捏紧手机告诉施野调转方向,她现在不得不要回一趟家。

    施野提速再提速,一直在超速的边缘来回试探。

    “需要我跟你一起进去吗?”

    不等姜既好回答,“离婚吧”从门缝传出来。

    下一秒,大门被姜意和推开。

    “好好你回来得正是时候,妈在房里收拾行李要回去,你去劝劝。”

    施野步步往后退,姜意和那张黑脸,那双怒眼只盯着他。

    “跑什么跑,给我回来!”

    “哥。”

    “上次不算数,以后找机会我们接着喝,看谁把谁喝死!”

    他胜负心为何那么强大?

    施野能够说什么,苦笑连连:“我必定舍命陪君子。”

    话音未落,两人听到姜既好喊着救命。

    “哥,哥哥!”

    “好好,怎么了??”

    房门几乎是被撞开的。

    姜母侧躺在地板,额头流着血,姜既好红着眼望着哥哥和施野。

    “妈妈昏迷了,快送去医院!”

    施野上前准备抱起姜母下楼,不过被姜意和抢先了三秒,他赶紧去开自己车的车门。

    “我开车送阿姨去医院,你们去后座!”

    兄妹二话没说,点头答应。

    医院走廊内的冷气很足,姜既好坐在冰冷冷的长凳上抱紧自己的双臂,双目涣散,嘴唇乌青。

    “喝点热饮。”

    姜既好机械摇头。

    “来,把我的衣服披上,当心感冒了。”

    姜既好抓住施野的手,问:“我哥哥呢?”

    施野刚刚还看见姜意和在急诊室门口踱步,转眼间不见人影。

    “施野,我拜托你去找找我哥哥,我怕他出事了。”

    “好,我去找。”

    施野跑出医院前,联系陆珂珂速来医院陪伴姜既好。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新书推荐: 念珠 全市榴莲被陌少跪涨价了 墨少宠妻如命 呦,祖宗来了 阴阳先生二三事 开局四个熊孩子,后娘她不伺候了 当风成风 重生沉迷学习的我卷赢了 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 让你投资,你加注反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