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 第六章 原来方言还可以这么用

第六章 原来方言还可以这么用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胡图璐搜够了基础装备就打算过去干掉对面两人,她虽然不太指望许以诚能帮到她,但还是打字告诉许以诚她要过去了。

    【小耳朵图图】:“我们去把他们打了,你可以了吗?”

    许以诚也差不多了,他跑过去跟着胡图璐。

    “我可以了,我跟你。”

    他虽然不太能冲锋,但给胡图璐当当医疗兵或者补补人头还是可以的。唉,现实里顶天立地大丈夫,游戏里唯唯诺诺小菜鸡。

    已经摸到了被搜过的楼里却没有脚步,胡图璐猜测对方应该是想阴他们,她打这个游戏不怕正面对抗,就怕不声不响的老六,真的吓死人不偿命!

    胡图璐想着提醒一下许以诚。

    【小耳朵图图】:“小心老六哦。”

    许以诚看到聊天框里的提示,有点暖心,他打这个游戏遇到的善意太少了,现实里光鲜不能同步到游戏,他也不可能逢人就介绍他的现实有多优秀,他做不出这种二臂的行为。

    “嗯,好哒!”

    许以诚难得被照顾,还是一个女孩的温暖,他一个人在老家待久了也有点娇滴滴了他觉得。

    胡图璐不知道队友脑子奇奇怪怪的想法,她小心谨慎的排查房子,但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就在胡图璐放松警惕以为对方已经走了时,她被人一梭子直接撂倒,幸亏胡图璐有预感会被阴,所以这次她没有被吓得很厉害,甚至有一种该来的还是来了的安心感。

    就在胡图璐以为这波要无的时候,她一直不抱希望的队友却支棱了起来。

    许以诚一直跟着胡图璐进房,他现在也没那么反应迟钝了,胡图璐被击倒的第一时间他就从弹道找到了敌人的位置,蹲在角落的马桶盖上的老六因为穿的和雨林屋子颜色相近的作战服,所以胡图璐没注意到,对方还想补掉胡图璐,许以诚迅速也给了他一梭子,击倒敌人他跑过去想扶胡图璐,楼下传来脚步声,胡图璐赶紧往后面爬,同时紧急开麦:

    “你先打,不用管我。”

    她来不及扣字了,说完她又马上闭上麦,尽量不影响许以诚发挥。

    许以诚听到耳机里短促却清冽又带着奶音的女孩声音一下就有点怔住,但很快反应过来,楼下脚步声越来越近,对方应该是队友被击倒又知道楼上只剩一个人了,所以不想给许以诚扶人的机会。

    许以诚就蹲在楼梯口,敌人显然以为他在扶人,就直接往上冲,看来他没有和队友沟通好。

    许以诚趁他不备淘汰了他,然后转身去扶胡图璐。

    胡图璐看着正扶着自己的小白衣,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之前对队友的看法,她点了一下聊天框的自带语音:“打得不错!”

    得到夸奖许以诚嘿嘿笑了一下没说什么,他还在回忆刚刚听到胡图璐的声音,是小孩儿吗?听起来很像啊,但胡图璐又给他靠谱的感觉,也不同他遇到过的小朋友,他之前也遇到过小孩,很聒噪。可惜胡图璐只说了一句话就把麦克风关了,不过他觉得胡图璐的声音挺特别,酷酷的小奶音。

    这一队打完两人舔了包就继续往圈里走,许以诚还是想聊天,尽管胡图璐不再开麦他也想聊。

    “你来过湖南吗?”

    胡图璐有点疑惑这个话头,但还是顺着回答。

    【小耳朵图图】:“没有。”

    “我们这边好玩的地方还挺多的,你有机会可以来看看哦,特别是山水,山东是平原,自然山水景观应该比较少吧?”

    【小耳朵图图】:“对,我们这边是开车能睡着的那种平。哈哈。”

    “哇,这么平!”

    “湖南的话,长沙张家界都有很多好玩的地方。”

    胡图璐没回复,她也没当回事儿,如果要出去玩,她肯定是跟着胡靖宇走,去哪儿怎么去,胡靖宇包圆儿。

    “张家界大峡谷有个超高蹦极台,挺刺激的。”

    许以诚去过一次,和他的两个发小陈均齐峰一块儿去的,齐峰看了那个高度就没上蹦极台,许以诚和陈均硬着头皮玩了一次,差点没刺激到厥过去。

    “而且你会说方言的话,门票会少钱哦。”

    提到这个许以诚就有点小骄傲,他一口方言平时没少被打趣,他自己到没觉得有什么,但没想到在门口购票时,他的票钱直接比陈均齐峰少一百,本来三人是不在乎这点钱,但明明三人一块,售票员的区别收费一下让另外两个人疑惑不满,难道长得帅还可以当钱用?那他俩也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啊!当面就问了售票员,售票员给的回复是,许以诚是本地人,陈均齐峰沉默了一瞬,说,我俩也是。说着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证,也不是非得执拗这一百块,就是不想让许以诚一人特殊。

    售票员一脸抱歉,尴尬的说:“你俩普通话真好,一点口音没有,真的!”

    这话在此刻一下伤害了三个人,因为不说普通话而少一百块的许以诚,因为普通话说的太好被多收一百块的齐峰陈均……

    胡图璐显然对景区的这种操作也不太知道。

    【小耳朵图图】:“哎?真的吗?”

    她去景区除了用学生票买过半价,还真没试过爱的优惠方式,方言也行?

    “对啊,哈哈,就蹦极大峡谷都可以少一百!”

    许以诚以自己用方言少花一百块钱这事儿为傲,他甚至想给胡图璐也宣传宣传。

    “你会说一句都行!”

    许以诚有点像展示自己方言功底了,在这块儿他无比自信!

    胡图璐不负众望,顺着他的话给了他机会。

    【小耳朵图图】:“你教教我?”

    她有点迷糊了,她也不一定去湖南,学这干啥?但许以诚看起来是很想教她的。

    两人找了个野区小房待着唠嗑。

    许以诚想了想,打算教胡图璐一句直白的。

    “我是张噶盖的。”

    胡图璐:“?”

    她没听懂,打字问道:

    “这句啥意思?”

    许以诚回复她,“我是张家界的。”

    这时许以诚突然反应过来,如果胡图璐要学他说话,就得开麦啊!他开始期待起来。

    他带着点小心思引导:

    “你学一遍?”

    胡图璐没想那么多,她只是不喜欢别人老把她当小学生看不起她针对她,遇到友好的队友开麦交流对她而言并不排斥。

    “我…我是张家盖的?我说的对吗?”

    她回忆着许以诚刚刚的语气和读音模仿道。

    耳麦里的声音奶声奶气,有点像刚开始学说话的小女孩儿的声音,真的很可爱。

    许以诚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胡图璐的声音在他看来是真的特别,他这下是真的判断不出胡图璐的年龄了,他不知道胡图璐不喜欢别人质疑她的声音年龄,所以许以诚脱口而出就是踩雷。

    “嗯…我可以冒昧问一下你多大吗?”

    手机那边的胡图璐当下皱起眉,不自觉的嘟了下嘴,又问!但许以诚的问法又顺毛了她,她不由得想:算了,都这样,唉,这人有点礼貌,但不多!

    “19。”

    她故意冷着声回复,直白的传达自己的不爽!

    神经大条的许以诚却没有接受到她的冷淡,他有些高兴能和胡图璐交流。

    “我比你大一岁啊哈哈!”

    “你刚刚学的不太对,是‘我是张噶盖的’。”

    许以诚没有傻兮兮的说出“那你怎么听起来像小朋友”这种话,他甚至克制住了自己夸胡图璐声音可爱的冲动。

    他的态度也让胡图璐放松下来,胡图璐吐了口气,又跟着他学了一遍,这次倒是学的差不离了。

    “对,就是这么说的,你要是来湖南旅游就可以用上!”

    他这话倒是点醒了胡图璐,胡图璐觉得自己被许以诚带沟里了,她去不到湖南,再说就算去了,她也不会因为一百块就撒谎自己是本地人,被抓到很丢人!但她没直说出来,毕竟本地人都没觉得有啥不妥,她这样会显得矫情。

    “好,谢谢哦。”

    她道完谢也没再闭麦,许以诚听到她年龄并没有大惊小怪的质疑,她觉得这是个可以正常交流的。

    许以诚也发现了队友的麦还在动,看来是可以继续交流的哈!

    “你玩这个游戏多久啊?你打的挺好的。”

    他有时候也刷视频,刷到关于这个游戏的也挺多,他发现这个游戏大多女玩家都是娱乐强一点,相比之下,胡图璐确实是他遇到的比较厉害的。

    “几个月,今年开学开始玩的。”

    胡图璐暗戳戳心想,不是我打的好,是你打的也不怎么样。但又转念想到刚刚许以诚还一穿二救了她,她又羞愧了。

    “哇,那真的挺不错了,我才玩了几天,那天跟你玩的那一把就是我开始玩的第一天。”

    许以诚提起那天的那把游戏语气都上扬了,看来这几天的摧残让他愈发的珍惜那天的相遇。

    “哈哈,挺巧哈。”

    胡图璐那把也是她第一把双排,感觉也确实不错。

    “是吧,哈哈,那你今年是大一吗?你在哪读大学啊?”

    许以诚隐约觉得自己有点在查户口,但没办法,没别的话题了好像,他还想听胡图璐说话。

    “对,我就在省内上的大学。你呢?”

    胡图璐不怎么在意许以诚的问题啰嗦,聊天嘛,只要不涉及太隐私的就好。她随口反问。

    这下就换许以诚局促了,他其实本来也没觉得自己休学有什么问题,说白了,就算不因为生病,他就是不读这个大学他也可以学别的,但这几天有些路人的尴尬沉默让他有点迟来的在意,他也不想撒谎,但面对胡图璐的提问,他还是多解释了一句。

    “我没上学,我高考完就呆在家养病了,学校那边办了休学。”

    他又突然想到胡图璐今年大一,哈!要是不出这些幺蛾子,他就是比胡图璐大一届的。

    “我要是正常入学的话,得算你学长吧哈哈。”

    胡图璐也确实没觉得他这个年纪没上学有什么不好,何况是因为生病,她有点好奇许以诚的状况,但又想到别人生病不是好问的,他俩也不熟,于是就止住了话头。

    “是学长没错,两个天命圈了学长。”

    胡图璐不想聊别人沉重的话题,她有些俏皮的喊了许以诚一句学长,然后率先离开了小房子,圈太小,雨林掉人也快,附近已经有隐约的枪声传来。

    许以诚却让她一句软糯糯的学长电了一下,他想,完了。他真的有点吃胡图璐这个声音!他产生了自我怀疑:我以前是声控吗?不是吧?那怎么就…?

    许以诚细节闭麦‘嘶’了一声,然后跟着胡图璐出去找人打去了。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新书推荐: 多情女子修仙记 诡秘:魔女与灾祸 荒灾开局:带着疯批妹妹种田发家 情深似你似地狱 三餐肆季 攻略国师从绘制唐卡开始 反派他迷人又危险 嫁给糙汉后我揣崽了 君少少夫人又换女友了 这里不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