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面基我是一点不怂的 > 第五章 他只是游戏打的菜

第五章 他只是游戏打的菜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退出组队后胡图璐拿过放在一边的平板,打开了喜欢的主播直播间,然后再直接进去了特训场,她要调整一下键位,试一试三指,一边练一边调整,慢慢找感觉。

    就这样,胡图璐每天在训练场待一会儿,再去打几把团竞,她几乎不打游戏,就是来回调整来回练习,期间也有【下雨天适合想你】和老于这样的游戏好友邀请她玩游戏,她都说清拒绝了,起初二人还以为她是因为之前那把游戏闹得不愉快了,胡图璐认真解释是自己想提升一下技术的原因,二人才自己去玩,至于【小雨爱吃香菜】还有没有一起玩她也不在乎。

    坚持而又有点枯燥的练习了四五天,胡图璐觉得自己现在挺像那么回事儿了,这天,她上线照例还是先开一把特训岛,刚打了会儿靶子,就弹出邀请组队申请,她瞟了一眼,ID有点眼熟【还是会想念】,哦,是那天吃鸡的双排队友,胡图璐本来打算跟往常一样放着不管,但随即她想到自己这几天都是打团竞,要不打把双排试试?反正都不上分,也不会拖累队友,想到这点,她同意了邀请,进去队伍,还是那个白T恤牛仔裤的质朴角色,她没开麦,只是默默点了准备,【还是会想念】也没说话,看到胡图璐勾选了准备他直接开始了游戏,开的还是雨林双排。

    进入游戏胡图璐站在地图上没有动,队友晃晃悠悠跑向她,站在她面前,胡图璐看着这个小白衣队友没动,她身边还有人一直在蹲起趴下,应该是想要她的衣服,她先打字问队友:

    【小耳朵图图】:“你要穿我的衣服吗?”

    她以为队友也是要穿她的衣服才过来的。

    【还是会想念】:“不是的,我可以开麦吗?”

    队友在聊天框回复道。

    胡图璐在确定他不要衣服后就把衣服脱给了一边一直在拜拜的人,对方捡起衣服做了个点头的动作就跑开了。

    胡图璐看着聊天框的字有些疑惑,她觉得很奇怪,队友要开麦问她干嘛?要经过她同意才能开麦?

    【小耳朵图图】:“你随意,想开就开。”

    胡图璐虽然不解,但还是表示你愿意开就开,就是别叫我开。

    得到胡图璐回复的队友打开了麦克风,还是那个带着口音的男声。他好像有些害羞。

    “因为之前有人说我声音难听,所以…如果我影响你操作的话,你告诉我哦。”

    他这话说的胡图璐有点感同身受的揪心,胡图璐心想,这游戏里有些人真讨厌,怎样说话都有的说,真烦!她不由得对这个南方口音队友起了共情的怜惜。

    她安慰道:

    “你声音挺好的,别听别人胡说。”

    她到是真觉得可爱,有点笨拙的真诚感,哈哈!

    “谢谢啊,我普通话不太好。”

    队友显然对自己的口音是有认知的,许以诚玩这游戏没几天,像胡图璐这样对他友好的不多,还带他吃鸡了之前,所以他对胡图璐印象比较深刻。

    “我是湖南的,你呢?”

    在确定胡图璐是真的不嫌弃他的口音后,许以诚也有点放松了,开始闲聊。

    其实胡图璐不喜欢打个游戏老有人问她家住哪里几岁啥的,还动不动就要加微信,虽然这些问题可能就是随口提起的话题,但胡图璐就喜欢游戏和现实分得很开。不过这个队友她能忍,也不追着让她开麦,还是个小可怜来的。

    【小耳朵图图】:“山东。”

    “山东哦,我还没去过。”

    许以诚跟随胡图璐跳伞,自己一个也能聊起来。

    “我很久没玩了,玩的不好不好意思啊。”

    他就是最近无聊了,而且那天跟胡图璐打的吃鸡那一把,其实是他回游开的第一把游戏,可能是因为和胡图璐打的太自然舒适。让他对这个游戏多了点好感,才继续玩的。

    但是后来又匹配了几把,总有女队友嫌弃他的口音他的技术,也不咋和他交流,搞得他都不太想玩了,他也不是闲的无聊,就是最近回老家,也不能出去溜达,所以才想着玩会儿游戏,游戏里的女生和现实里他遇到的女生对他的态度天差地别,许以诚着实有点受挫,现实里的女生们不会因为他的口音嫌弃他,他是不乏追求者的。

    胡图璐在游戏里看重的东西不多,打游戏她不要求队友有多牛,毕竟她自己其实也就那样儿,只要能配合就好。

    【小耳朵图图】:“没事,我也打的不好。”

    胡图璐打字回复道。

    许以诚却觉得她玩的很好,之前一起打的那一把,都是这个女生在打人,他属于跟着混混。

    “你很腻(厉)害,比我打的好太多了!”

    胡图璐没再多说,她们跳的是大房区,跳伞的时候她转动小眼睛发现有一队,给队友标点“前方有危险”后她就开始搜东西,先搜点装备再过去打。

    队友落伞时也看到了这一队,他跟在胡图璐旁边的房子里搜。

    【还是会想念】:“我也看到他们了,你需要什么配件,我给你带上。”

    他大概是心里有数知道队伍里输出是胡图璐,所以先把她装备起来肯定没错。

    胡图璐也觉得他挺上道儿,但也不打算理直气壮让队友给她搜东西。

    【小耳朵图图】:“有多余的倍镜帮我标一下就好,谢谢!”

    胡图璐是习惯遇到好的配件都会给队友标点的。

    【还是会想念】:“好的,有的话我给你带上!”

    【还是会想念】:“图图,你一般都玩四排吗?”

    【小耳朵图图】:“嗯。”

    许以诚那天打完那一把是还想再拉胡图璐玩一把的,但是她进了四人队伍。而且他看过胡图璐的战绩,这个女生好像玩这个游戏也没多久,但战绩一直是上升的,而且好像都是四排固定队友比较多,双排战绩几乎是空白,这和他打双排遇到的很多女生不同,他这几天遇到大多都是经常玩双排的,而且好像都是来交朋友的,一进游戏就会问他很多问题,但多数还是他开麦之后就冷淡了,有些问完他的年龄,在知道他这个年龄没读书后也不怎么理他了,许以诚不明白,打个游戏放松一下而已,怎么这么多幺蛾子呢?

    许以诚确实是没上大学的,他今年是20岁,本应该是在大学里读书的年纪,但因为他自己身体原因也没去,他高考结束本来是要进入大学的,他的分数也是可以轻松进去好大学。高考结束,许以诚和朋友约好去西藏内蒙这些地方走一趟,但旅行刚进行到一半,走完了内蒙正打算去往下一站的许以诚毫无征兆的晕倒在酒店,人送到医院却查不出病因,但许以诚却醒不过来,同行的两个朋友是他发小,三人一起长大,他们是清楚许以诚身体素质的,无奈,通知家里后,许以诚父母派了车来把三人接走,许父许母本来对儿子出去旅行是不担心的,许以诚虽然年纪不大,但也是经常跟着父母出国出游,他的自理能力很强,而且这次国内游还是有两个靠谱的朋友一起,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

    但许以诚久睡不醒却让人担忧,即使是送到市里最好的医院也查不出许以诚昏睡的原因,他的身体各项机能并没有问题,也没有家族遗传病,就在许父许母打算将儿子送到国外检查时,许以诚醒了,醒来后他除了有点虚弱之外,全身检查也没有异样,许父许母却不敢放心,儿子的无故昏睡期间他们着实是被吓到了,许以诚是许母吃了很多苦才得的,许母是难孕体质,一直看病吃药都难有起效,当初因为这个原因她一度想离婚,让许父另娶,不过两人感情很深,且两家是世交,中间几经曲折才终于怀上许以诚,对这个儿子夫妻俩如珠如宝却不溺爱。

    许以诚也争气,家境富庶但没长歪,成绩优异,还经常参加各种赛事,也没少拿奖,许以诚是让夫妻俩放心自豪的。要说他有哪里让人不满意可能就是他的普通话,许以诚是湖南人,但他一直在城里长大,按理说是没什么机会接触方言,但许以诚却在七岁时学得一口方言,许父许母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发现,儿子的滑板老师和散打教练都说的纯方言,许以诚那时候虽然小,学习能力却很强,跟着两位老师学了四年,许以诚的方言说得和他的滑板技术散打一样好,好到普通话都不会说了,这让家人都哭笑不得。

    许以诚这次的状况让家里人很是担心,许以诚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了,虽然检查结果没有问题,许父许母却还是让他在家休养,为了让父母放心,许以诚在家待了三个星期也忍不住了,他再怎么懂事也是个十八的孩子,再三向父母保证自己已经没问题的许以诚终于获得出门许可,可当许以诚挑一个晴光滟滟的好天气出门时,他又晕到了,刚出园区的大门,许以诚就倒在了晒得烫呼呼的地上,园区是高级住宅区,门口的保安认得园区内的每一户人,许家在这儿住了四五年,园区保安对他们家也很有印象,这家人很有钱却为人有礼低调,许以诚还常和他们打招呼,这回许以诚三个多星期没出现他们还以为是又去国外了,许以诚刚和他们打完招呼就晕倒也给园区门口的几个保安吓到了,他们立即把人抱进了休息室,又分头联系园区里的医务所和120,再在户主群里联系了许父许母。

    许父许母这段时间推了很多商贸,他们很多省份都有生意涉及,但对儿子放心不下,本来这段时间看许以诚没事都打算回归正轨,没想到许以诚又出事了。

    许父许母接到保安的消息就立即给医院打了电话,许以诚被迅速送往医院,这次医院还真检查出问题,许以诚是没有任何外伤和颅内问题的,但他好像不能晒太阳,对日光高度过敏,奇怪的是,他这个不同于一般的日光性皮炎,他没有过敏症状,过敏表现就是失去意识,他的特殊病例引起了医院重视,许家请来专家进行了会诊,最终诊断许以诚确实就是对日光有强烈过敏反应,他这种情况国内外也有过先例,并不会危机生命,只是需要较长时间休养,待他身体慢慢有了耐受再接触阳光,就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许父许母依旧不能放松,他们坚持要带儿子出国检查,但请来的专家也有新西兰德国的专协医师,他们的权威性不必质疑,许以诚也不合适再辗转,许父许母无奈,只能给许以诚办了休学,让他在家休养,又因为害怕在城里一直闷在家里对儿子心理不好,许父许母找人打理了乡下祖宅,给儿子找了营养师和阿姨,在和儿子沟通后把人送到了空气清新的老家祖宅休养。于是许以诚就这样在老家住下了。

    虽然每天都和朋友们聊聊天看看书打发时间,待久了许以诚也枯燥,所以他才玩起了游戏,可惜的是,许以诚在现实几乎学一行行一行,游戏他却拿捏不了,好像是没有这项细胞,十八九岁的少年人又比较倔强,自己玩不好也不想让熟人知道,他硬是不让发小带他玩,甚至不告诉他们他玩的游戏。只想一个人摸索,所以遇到胡图璐他是很开心的,这个陌生女孩不知道他的现实辉煌战绩,也就没有比较的心理,让他可以从容的面对自己的菜。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新书推荐: 全植变异后,我成了种粮大户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穿越后我靠和男主贴贴续命 偏执暴君听我心声后破防了 春风入我怀 快穿:钓系美人让渣男全员火葬场 山河如故 美人关 一个单身父亲的日记 小耳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