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下堂王妃太狂傲 > 第十九章 小说的主线

第十九章 小说的主线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秦老大,秦老大,醒醒……”

    季朝阳摇晃着地上的秦韵,将她从黑暗中唤醒。

    “阳……阳阳?”

    秦韵一睁开眼,发现季朝阳无限放大的娇艳脸蛋。

    她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感觉意识仿佛还才处于神游状况。

    “太好了,你醒了。”

    季朝阳姿态由跪坐在她身边起来,“秦老大你这是被采花贼入室非礼了?”

    顺着季朝阳所指方向,秦韵低下头一看。

    自己胸前的衣领大敞,大片的嫩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这是……”秦韵一拳打在地上:这是那家伙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

    吓得季朝阳连忙将她的手拉到眼前仔细查看有没有受伤。

    季朝阳一边看一边还在嘴里碎碎念:

    “秦老大,你是睡醒了后人傻了?”

    “……没事跟地板过不去吗?”

    “我没事,”秦韵抽回自己的手,又问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还好我来了……”被她抽回了手,季朝阳无畏的耸了耸肩,“要不是我过来,还不知道你要在地板上躺多久……”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躺了多久了?”

    秦韵试了一下,手脚还算灵活,身上也没有其他地方感觉不对。

    对了……

    “墨渊呢,阳阳……你有没有看到墨渊?”

    环顾了四周一圈,昏迷前的她最后看到的是墨渊朝她爬来的场景。

    为什么现在没看到他人?

    “墨渊?”季朝阳复述了一句,“没有啊……来的时候就你一个人趴在那儿……”

    季朝阳说:“我喊了你几声,你没起来,然后我又蹲下来喊了两下。”

    “……最后你就醒了”。

    “就我一个?”秦韵愣住。

    季朝阳点了点头,忽地她表情变得古怪,心里头浮现一个诡异念头:“秦老大,你该不会撞上阿飘了吧……”

    “啊飘?”秦韵没明白她说的指的是什么。

    季朝阳越想越觉得可能,再看秦韵依旧一副迷茫表情,只好强忍着鸡皮疙瘩跟她解释:“就是那种没有腿……看不到脸……走路飘来飘去的丫……”

    都已经解释的这么清楚了,要再不明白她也没办法了。

    秦韵听完随即反应过来,阳阳说的不就是所谓的,人死后的灵魂体吗?

    “没有……不是你说的那个。”秦韵在说。

    “哈哈……”季朝阳干笑,“我就是随便乱说,我在胡说,我当然知道没有。”

    “……等等,秦老大,你后面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反应过来的季朝阳双眼倏地瞪大,剪水秋眸差点变成核桃牛眼。

    秦韵咬了下手指,在想怎么跟她描述那东西:“长长的,像蛇一样,而且还会叫……”她还用手比划了一下,“大概就是长这个样子……阳阳,你有没有印象?”

    秦韵盯着季朝阳:不知道阳阳所讲的,做梦看到的未来里,有没有这条龙的存在。

    “不会吧,女主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见到墨渊的龙身!”季朝阳当场OMG!

    她当然知道秦韵形容的是什么生物,可不就是本书最大的BUG存在——龙神吗。

    可是,她明明记得墨渊的龙神形态,是二百多章以后的剧情才出现的啊。

    内容说的是,女主被真正父母找了回去,去嫁给一个传闻血腥暴戾的瘸子王爷。

    当然,这个王爷其实就是失了忆的墨渊。

    两人就这么机缘巧合的拜了堂成了夫妻,一夜洞房之后,女主就激活了开挂的开关。

    拿着本书最大金手指的女主,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血洗了一切背弃她、利用她、算计她的恶人。

    到了最后女主甚至能呼风唤雨、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这就是季朝阳为什么一穿越过来,就迫不及待的跑过来找女主做协议,把自己牢牢跟女主绑在一起的原因。

    ……

    “阳阳?”秦韵见她莫名的发起呆,半天后等的不耐烦了才轻轻推了她一下。

    季朝阳回过神来,望着秦韵,眨巴眨巴眼睛:“什……什么?”

    见她这样,秦韵双目眼神一凝,说“阳阳,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被她这样严肃的盯着,季朝阳满头大汗,心里在想着要如何告诉她真相。

    季朝阳内心在想求饶:

    “女主大大……我不是故意的,可是谁知道你跟墨渊睡了之后变强会不会一脚把我踢开!”

    季朝阳刚要开口,转念一想到那些利用女主最后被女主怒砍刀下的亡魂,最后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来了个一百八十的急转弯。

    “我……”

    季朝阳在内心腹稿另外一番说辞想要跟秦韵开口解释。

    忽地门外的走道传来两个人的脚步声,在靠近

    等人过来了,才看到是季朝阳另外两个手下,奇怪的是两人的肩膀上合抬着一个男人。

    季朝阳一看那家伙的长相,顿时懊恼的想一巴掌怕在自己脸上:

    她就知道,小说的主线剧情,怎么可能是她这么一个配角NPC角色可以左右的。

    被季朝阳手下合抬起来的男人正是墨渊,此刻他双目紧闭,一脸表情痛苦万分,眉心处紧紧的纠在一起,似乎在竭力忍耐什么。

    秦韵倏地从地上弹起,跑了过去仔细查看墨渊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的眼光循着墨渊的下颌线一路滑进衣领内,在所有人始料未及之际,猛地掀开墨渊衣服的下摆。

    “呀!”

    季朝阳的手下意识的捂在嘴巴上,小嘴发出一声惊呼。

    在墨渊那身浅灰色的衣袍下,从左侧肋骨到右侧胯间,布满一道蜿蜒的淤痕。

    淤痕图案形状酷似蛇缠,甚至可以看清楚上头留下的每一节蛇鳞片朝着的放下以及严实密封贴合的迹象。

    “天呐,墨渊刚是跟大蟒蛇打架了?”

    季朝阳的手还没想起要放下,看着那一条蜿蜒的淤黑,她本意是想轻松下气氛。

    “不对,不是蛇……”秦韵忽地出声更正她,“是龙!”

    秦韵抓着墨渊衣服的那只手用力的握成了拳头:墨渊身上的痕迹,肯定是之前为了掩护自己跟那个家伙缠斗所受到的伤害留下的痕迹。

    那条最后一刻,夺窗逃走的龙!

    “什么……”

    季朝阳还想问秦韵其中自己不知道的细节,却见秦韵开口朝那两个架着墨渊的手下吩咐,将墨渊抬到她住的厢房里。

    “秦老大,墨渊怎么变成这样子的……”

    季朝阳等秦韵说完,还想开口继续追问,却见秦韵抬脚向前走,紧随在那两手下身后。

    “阳阳,回自己房间呆着。”

    秦韵的话飘在季朝阳朝她追过去的路上。

    “……好好呆着,不要出来,等我处理好墨渊,过来找你……”

    后来,即便季朝阳再怎么跟手下摆脸色,也依旧跟上一次秦韵刷掉她独自离开客栈的结局一样。

    她又一次被叛变的手下给软禁起来了!

    “下一次见到她,非得要跟她好好说清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老板!”

    季朝阳双拳紧握,在心底恶龙咆哮般的提醒着自己。

    ……

    秦韵这头。

    秦韵等人将墨渊放置好在床榻上后,吩咐他们看好季朝阳,随后将人打发离开。

    等那两个手下离开后,她走到门口亲手合上门,从里面落了门栓。

    确定好锁劳之后,她才慢慢的步行回床榻上。

    床榻上的墨渊依旧未睁眼,满头大汗,全身衣服被汗水渗透。

    就连昏迷也无法切结那股痛苦,不知道还要折磨墨渊多久。

    秦韵内心一阵阵收缩,一股难以言表的情绪在心里悄悄的发芽生长。

    “为什么……”她族里喃喃的说着,手抚摸上墨渊脸上的五官。

    手指那那些饱满的线条顶端游走着,从墨渊的眉头开始,一路游行到那微微张开的嘴唇上。

    “为什么要那样……”不顾一切的对她好?

    从她重获新生后,两人的初次相遇,然后是他单方面无条件的对她好,带她回家有个地方住,还为了她买了一大堆的用品,什么衣服鞋子还有铜镜木梳,发簪……

    “在牵牛村,你不是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那天在牵牛村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压根不需要她如何回想便可忆起那些人的一言一句。

    “唉……”

    秦韵幽幽叹了一息,难道一切都是天注定的……

    原本她就是想借用墨渊来激活一身血脉的,没想到发生了那么多过后,最后竟又走回了原点。

    “阳阳知道了……或许会暴跳如雷吧。”

    秦韵呵呵轻笑,一想到粉猪鼓着腮帮子头顶呜呜冒着蒸汽的样子,就觉得十分可爱。

    “阳阳……还真被你说中了,我日后大概,真的会被他伤的很惨……”

    但是,她现在却丝毫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恐惧,仿佛甘之如饴。

    “这一切,或许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秦韵附身,双唇贴上墨渊。

    床榻的帷幔被尽数放下,将里头满园的春色尽数笼罩住。

    “哈!”

    秦韵手攥紧身下的床单,牙齿在紧咬着下唇。

    即便是这样,身上耸动的家伙每一次的律动都能牵引动全身的神经。

    “啊!”

    那从未有过到访的花园终于是承受不住如此种种,颤动着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尖叫。

    眼前眼花绽放,秦韵久久回不了神。

    她与墨渊两人,在同时刻释放最后精力,现下两人皆是手脚不能动弹的全身酥软。

    一股暖洋洋的热潮自小腹之间涌现,如溪流涓涓般朝身体的四肢百骸散去。

    秦韵仿佛可以用自己的双目看清身上正在发生的奇迹,那些热流像一个个手舞长矛的小兵,呼啸着朝身上各处静脉涌了过去。

    一旦遇到狭隘的难以通行的筋道,那些热流就跟被激起强烈的求胜心一样,不将眼前难山推到誓不摆休。

    它们一次次的冲击,一次次的倒退。过程无比痛苦,甚至媲美刚才。

    那些热流一出现是,秦韵全身上下都是在暖烘烘的变得舒服。

    可当他们开始冲锋陷阱之后,那短暂的舒服便消失无踪,尽数全部化作了锋针利刃。

    一刀刀一下下的刮削着筋道脉搏的管道,简直让人想要抓狂,生不如死的折磨!
最新网址:www.ixuanshu.org
新书推荐: 三两二三事 相亲当天,天降巨富老公! 九爷轻轻爱:夫人捂好小马甲 岁月四步曲之海阔天空 先婚厚爱:隐婚大佬他急了 你的寿命余额不足 穿越机甲世界,我启动神话武装! 创世:凤女无双 买个病秧相公冲喜,我腰疼了 暴君和我互穿后,四个前任红了眼